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亚马逊、拼多多之后,网易考拉为何选择阿里巴巴?

2019-09-24 点击:1258

原题:亚马逊,经过一番打斗,网易考拉为何选择阿里巴巴?

0x251C

这是在多轮传闻和谣言的情况下完成的交易。2019年8月中旬,阿里巴巴与网易的交易被媒体曝光,当时的公关团队以“无可奉告”回应。然而,双方交易的金额、协议的细节,甚至交易完成后的权利,都以“知情人士”的口吻见诸报端。尽管两家公司在多轮中作出回应,但并未改变最初的言辞。

北京时间9月6日,阿里巴巴和网易联合宣布战略合作,直至美股收盘4小时。根据协议,阿里巴巴集团以20亿美元收购考拉。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宣布,天猫进出口业务集团总经理刘鹏也将出任考拉CEO。考拉品牌将继续独立运营。

一位跨境电商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是阿里巴巴必须要做的防御性操作,因为阿里巴巴的竞争对手也在与网易接触。不过,网易回应记者称,对此不予置评。

就在本次交易披露前24小时,新京报记者从多家独立渠道获悉,两家公司已做好交易准备。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消息传出的同时,双方还宣布,阿里巴巴已作为牵头投资者参与了网易云音乐7亿美元的B2融资。另一家被披露的机构是云峰基金,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持有40%的股份。

网易缺钱,阿里扩张,每家都接受所需交易

2019年2月,人们担心网易考拉和亚马逊中国的海外采购业务能否联手打击阿里巴巴。据悉,两家公司已于2018年底签署协议,以股份互换的形式合并。但仅仅几个月后,4月,亚马逊表示它已停止为中国的第三方卖家提供服务。

在亚马逊在中国的业务开始萎缩之后,它改变了它与网易的“八卦”主角的角色。原因是丁磊和马云仍有“抱怨”,但他们与许多创始人有着良好的关系。当黄伟还在浙江大学读书时,丁磊曾要求他提出技术问题并将他介绍给当时财务上自由的段永平。当后者与巴菲特共进午餐时,黄伟就在他身边。

在对许多外部世界的分析中,主要的低线市场一直反击阿里巴巴和其他平台擅长的一线和二线市场,并扩大这部分市场,跨境海涛是优质的企业。与此同时,这场斗争已经侵蚀了阿里的用户,第三方机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用户之间的重叠率为45。8%,2019年接近50%。这足以让阿里巴巴更加警惕。在2019年,一方面,阿里巴巴重新启动市场,面对下沉的市场,另一方面,寻找新的机会,这笔交易被视为一种尝试。

在双方官方高层评论中,网易CEO丁磊表示,与阿里巴巴的合作符合网易在新时代的战略选择,有利于各方的长远发展。网易希望考拉继续在阿里巴巴生态系统内为用户提供优质的跨境电子商务服务。网易将继续专注于战略,将资源集中于该领域的优势,并通过不断创新为用户创造持续的价值。

对于网易而言,无论是以前的并购业务还是本次融资,它都指向需求并补充了现金流量。 2019年,随着游戏版本的逐步规范化,网易的游戏业务迫切需要增加资金,对研发和市场以及教育等业务进行投资,以及内部战略的重新优化,需要资金支持。网易的财务报告显示,在过去两个季度中,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的净增长为负。网易花了很多钱。在最近的电话会议上,丁磊还表示将增加对游戏直播的投资,并建立游戏业务的生态系统。

相比之下,阿里巴巴经过五年的创新和跨境电子商务模式的探索,天猫国际也需要进一步扩展。阿里巴巴国际B2C业务总经理吴谦在回忆中提到,张勇似乎一直在等待有人提出跨境电子商务计划。因此,张勇在报告时没有询问太多细节。相反,该项目立即获得批准。与此同时,张勇于2016年初找到了天猫快速发展业务的总经理兼运营经理,并要求他们组建直销团队。该团队过去已经改变了购买方式,并将提供一整套托管解决方案。

2017年,阿里巴巴将把直接团队与天猫国际业务部门整合。它将不再针对相同的双边竞争。通过组织结构的保证,一个单一类别的团队将同时建立平台并直接运作,与商家进行沟通和合作。它保证了天猫国际直销和平台业务的三位数增长。 2018年,阿里巴巴披露了“大进口”战略,成立了负责天猫国际的收集中心,成立了负责孵化业务和供应的商品中心,并在组织结构上独立拆分了天猫国际。新秀网络建立了专门的物流团队。

目前,天猫国际的优势在于美容类别,这是其增长最快的类别,而考拉的核心产品是母婴。一些电子商务行业的从业者告诉记者,尽管这两类都是低利润的,但它们是库存压力最小的,并且合并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同时,两个主要参与者的合并也有利于更大的投资优势,而不是在彼此的营销战和流量获取上花费资源。

被收购后的考拉首席执行官刘鹏说,他于2015年初加入阿里巴巴,并开始担任天猫国际的总经理。他之前曾在海尔,苏宁和麦德龙工作,拥有近20年的管理经验。在此期间,天猫开始引入大量的外国品牌,并进行跨境电子商务,从海外爆炸式增长到非严格要求的个性化产品。

购买自营模式会增加成本压力,考拉的业务将面临困难

财务绩效的压力不仅隐藏在财务报表中,而且在人员变动中迅速出现,特别是在大公司中。 2019年初,网易裁员的消息继续传开。在官方背景下,这是一系列业务调整和优化,但是从员工的角度来看,这意味着工作场所危机。

一些考拉员工告诉媒体,许多人接连离开了工作。在媒体不断报道下,员工们已经开始制定最糟糕的计划。最糟糕的是收购造成的裁员。由于直接竞争的收购方的业务组合非常相似,因此有必要削减成本。

即使不出售,网易在其电子商务业务中也面临着困难。 2015年,网易考拉上市,上半年销量增长了20倍。 2016年3月,在首届新闻发布会上,网易首席执行官丁磊表示希望在未来三到五年内,考拉规模可以达到500亿至1000亿元人民币,并在电子商务中重新打造网易。领域。随后,丁磊非常重视考拉的发展,经常参加业务讨论,并提出了修改建议。

但是,发展并不容易。 2019年第二季度,网易电商业务收入为52.47亿元,同比增长20.2%。这是网易仅在财务报告中列出电子商务收入以来的最低增长率,并且在过去五个季度中,网易电子商务业务的季度增长率持续下降,比上一季度减少了三分之二。 75.2%。

对于电子商务业务,网易是一家需要大量资金的业务,无论是自营还是跨境考拉。这与其业务模式有关。跨境电子商务平台的创始人告诉记者,网易希望参与整个链条的建设,包括对供应链的投资和仓储物流。这意味着更多的商品,更大的库存压力。近两年来,整个市场环境寒冷,前端流量的结构也发生了变化,成本逐渐增加。网易的压力翻了一番。

这家电子商务公司的另一位首席执行官告诉记者,跨境电子商务的过程比一般贸易要复杂得多,需要与品牌,渠道,政府机构,消费者等进行沟通。但是控制供应更为重要。非标产品在中国市场上的尾巴很长,甚至有些商品仅售一个月。这对以平台为媒介的电子商务影响不大,但是在自营购买的情况下,该平台将占用大量资金和库存。

实际上,即使爆炸物的大规模运输也可能成为负担。刘义满记得这件事。她曾经告诉媒体,阿里巴巴在跨境电子商务直接运营的第一年就支付了很多学费。该团队曾讨论过在日本的一项大订单,要求不含硅酮的洗发水,但是红色的净产品很快就不再流行,团队花了两年时间才清理库存。

网易考拉的困境还包括质量控制,许多关于假冒产品销售受到质疑的新闻事件都让网易陷入了舆论风暴之中。 2018年,中国消费者协会将网易考拉出售的雅诗兰黛的产品命名为假冒伪劣产品。同年12月,消费者抱怨他们在平台上购买的加拿大鹅绒服被认定为假冒。在这些事件中,网易考拉反应强烈,宣称其平台作为产品销售,并做了一系列与品牌沟通的行动。然而,加拿大鹅和其他事件最终是雷鸣般的多雨。这些事件对其品牌形象产生负面影响。

进入阿里巴巴后,考拉有望进一步加强主力球员的市场份额。来自第三方组织的分析数据显示,在2019年第二季度,天茂国际以33.1%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网易考拉以25.54排名第二。也就是说,包括考拉在内的阿里巴巴的市场份额将进一步扩大50%以上,超过全球第三大库存在北京和东海的12.1%。

“新京报”记者梁晨的编辑徐超对李香玲进行了校对,并回到搜狐了解更多信息。

责任编辑:

2019-09-06 10: 23

来源:新京报新闻

原标题:在亚马逊和平多之后,为什么网易考拉会选择阿里巴巴?

这是一项由谣言和谣言交替完成的交易。 2019年8月中旬,当双方的公共关系团队以“不予置评”回应时,阿里巴巴网络的交易在媒体上曝光。但是,交易金额,协议细节,甚至交易后权利的所有权都在报纸上以“知情人士”的语气报道。尽管有几轮回复,但两家公司都没有改变原来的声明。

阿里巴巴和网易联合宣布战略合作,直到美国股票在北京时间9月6日关闭四小时。根据协议,阿里巴巴集团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考拉。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执行官张勇宣布,天猫进出口业务集团总经理刘鹏也将担任考拉首席执行官。考拉品牌将继续独立运营。

一位跨境电子商务行业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这是一项必须为阿里巴巴做的防御性行动,因为其竞争对手也与网易有联系。然而,网易回应记者表示不会对此发表评论。

在此次交易披露前24小时,“新京报”记者从几位独立消息来源获悉,两家公司已做好准备。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消息的同时,双方还宣布阿里巴巴作为主要投资者参与了7亿美元的网易云音乐B2融资。另一家披露的机构是云峰基金,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持有40%的股份。

网易缺钱,阿里扩张,每个人都进行必要的交易

2019年2月,人们担心网易考拉和亚马逊中国的海外采购业务能否联手打击阿里巴巴。据悉,两家公司已于2018年底签署协议,以股份互换的形式合并。但仅仅几个月后,4月,亚马逊表示它已停止为中国的第三方卖家提供服务。

在亚马逊在中国的业务开始萎缩之后,它改变了它与网易的“八卦”主角的角色。原因是丁磊和马云仍有“抱怨”,但他们与许多创始人有着良好的关系。当黄伟还在浙江大学读书时,丁磊曾要求他提出技术问题并将他介绍给当时财务上自由的段永平。当后者与巴菲特共进午餐时,黄伟就在他身边。

在对许多外部世界的分析中,主要的低线市场一直在反击阿里巴巴和其他平台擅长的一线和二线市场,而在扩大这一部分市场中,跨境海淘是优质的企业。与此同时,这场斗争一直在侵蚀着阿里的用户,一家第三方机构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用户之间的重叠率为45.8%,而在2019年则接近50%。这足以使阿里巴巴保持警惕。在2019年,一方面,阿里巴巴重启了市场并面对了下沉的市场,另一方面,在寻找新的机会时,这笔交易被视为一次尝试。

网易首席执行官丁磊在双方的官方高层评论中表示,与阿里巴巴的合作符合网易在新时代的战略选择,有利于各方的长远发展。网易预计考拉将继续在阿里巴巴生态系统中为用户提供优质的跨境电子商务服务。网易将继续专注于战略,将资源专注于该领域的优势,并通过不断的创新为用户创造持续的价值。

对于网易而言,无论是以前的并购业务还是本次融资,它都指向需求并补充了现金流量。 2019年,随着游戏版本的逐步规范化,网易的游戏业务迫切需要增加资金,对研发和市场以及教育等业务进行投资,以及内部战略的重新优化,需要资金支持。网易的财务报告显示,在过去两个季度中,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的净增长为负。网易花了很多钱。在最近的电话会议上,丁磊还表示将增加对游戏直播的投资,并建立游戏业务的生态系统。

相比之下,阿里巴巴经过五年的创新和跨境电子商务模式的探索,天猫国际也需要进一步扩展。阿里巴巴国际B2C业务总经理吴谦在回忆中提到,张勇似乎一直在等待有人提出跨境电子商务计划。因此,张勇在报告时没有询问太多细节。相反,该项目立即获得批准。与此同时,张勇于2016年初找到了天猫快速发展业务的总经理兼运营经理,并要求他们组建直销团队。该团队过去已经改变了购买方式,并将提供一整套托管解决方案。

2017年,阿里巴巴将把直接团队与天猫国际业务部门整合。它将不再针对相同的双边竞争。通过组织结构的保证,一个单一类别的团队将同时建立平台并直接运作,与商家进行沟通和合作。它保证了天猫国际直销和平台业务的三位数增长。 2018年,阿里巴巴披露了“大进口”战略,成立了负责天猫国际的收集中心,成立了负责孵化业务和供应的商品中心,并在组织结构上独立拆分了天猫国际。新秀网络建立了专门的物流团队。

目前,天猫国际的优势在于美容类别,这是其增长最快的类别,而考拉的核心产品是母婴。一些电子商务行业的从业者告诉记者,尽管这两类都是低利润的,但它们是库存压力最小的,并且合并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同时,两个主要参与者的合并也有利于更大的投资优势,而不是在彼此的营销战和流量获取上花费资源。

被收购后的考拉首席执行官刘鹏说,他于2015年初加入阿里巴巴,并开始担任天猫国际的总经理。他之前曾在海尔,苏宁和麦德龙工作,拥有近20年的管理经验。在此期间,天猫开始引入大量的外国品牌,并进行跨境电子商务,从海外爆炸式增长到非严格要求的个性化产品。

购买自营模式推高成本压力,考拉业务面临困难

财务业绩压力不仅隐藏在财务报表中,而且在人事变动中迅速显现,尤其是在大公司中。2019年初,网易裁员的消息不断传出。在官方背景下,这是一系列业务调整和优化,但在员工看来,这意味着职场危机。

一些考拉员工对媒体说,很多人相继离职。在媒体不断的报道下,员工们已经开始制定最坏的计划。最糟糕的是收购导致的裁员。因为直接竞争的收购方拥有非常相似的业务组合,所以有必要降低成本。

即使不出售,网易的电子商务业务也面临着困难。2015年,网易考拉上线,上半年销量增长20倍。2016年3月,网易CEO丁磊在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希望未来三到五年,考拉能达到500亿到1000亿元的规模,在电子商务领域重新打造网易。随后,丁磊高度重视考拉的发展,经常参加业务洽谈,并提出修改意见。

然而,发展并不容易。2019年第二季度,网易电子商务业务收入52.47亿元,同比增长20.2%。这是网易仅在财报中列出电子商务收入以来的最低增速,近五个季度,网易电子商务业务的季度增速持续下降,比此前的75.2%小了三分之二。

对于电子商务业务,网易是一个需要大量资金的业务,无论是自营还是跨境考拉。这与其商业模式有关。一家跨境电子商务平台的创始人告诉记者,网易希望参与整个链条的建设,包括对供应链和仓储物流的投资。这意味着商品越多,库存压力就越大。近两年来,整个市场环境冷清,前端交通结构也发生了变化,成本逐渐增加。网易的压力倍增。

电子商务公司的另一位首席执行官告诉记者,跨境电子商务的过程远比一般贸易复杂,需要与品牌,渠道,政府机构,消费者等进行沟通。但控制供应更为重要。非标产品在中国市场有很长的尾巴,甚至有些商品只卖一个月。这对平台媒介的电子商务影响不大,但在购买自营电话的同时,它将占用该平台的大量资金和库存。

事实上,即使大规模运输爆炸物也可能成为负担。刘一曼记得这件事。她曾告诉媒体,阿里巴巴在跨境电子商务直营的第一年就支付了很多学费。该团队曾在日本谈到了一项大型无硅洗发水订单,但净红色产品很快就不再受欢迎了,该团队花了两年的时间来清理库存。

网易考拉的困境也在于质量控制,许多因出售假货而受到质疑的新闻事件都让网易陷入了舆论界。 2018年,中国消费者协会曾任命网易考拉出售假冒产品。同年12月,消费者抱怨在平台上购买的加拿大鹅绒夹克被认定为假货。在这些事件中,网易考拉反应强硬,声称其平台以真品销售,并采取了一系列行动与品牌沟通。然而,像加拿大鹅这样的事件最终变成了雷鸣般的雨天。这些事件对其品牌形象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考拉进入阿里巴巴后,预计将进一步增强主要参与者的市场份额。第三方机构易于查看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第二季度,跨境进口零售电子商务市场,天猫国际以33.1%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网易考拉以25.54排名第二。换句话说,包括考拉在内的阿里巴巴的市场份额将进一步扩大50%以上,远远超过世界第三大JD。

新京报记者梁晨编辑徐超校对李香玲回到搜狐,看多了

负责编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是信息发布平台,而搜狐只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易

阿里巴巴

考拉

丁磊

网易考拉

阅读()

日期归档
灵石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ttavr.com.cn 技术支持:灵石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