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人驾驶已成创业“死亡赛道”,百度开放之后,技术创业者怎么办?

2020-01-07 点击:1593

无人驾驶注定会成为下一场改变世界的技术革命。环顾四周,这条赛道已经挤满了大玩家。

近日,英特尔此前保密的无人驾驶实验室正式宣布,并宣布将于2021年与宝马一起批量生产iNEXT无人驾驶车型。上周,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的汽车软件公司NuTonomy宣布与法国标致建立合作关系,三星电子与韩国现代汽车公司联手.我们不会谈论苹果和谷歌,它们在这里已经很出名了。

最初,这些玩家离我们很远,国内企业家能够在这条跑道上一步步前进。但就在上个月,百度领导人齐鲁在上海车展的一个小会议室扔了一枚“炸弹”,并发布了一个名为“阿波罗”的新计划。它将免费为所有合作伙伴提供无人驾驶能力,引发一场风暴。

谁会受到这个决定的影响?未来,中国在无人驾驶领域的创业精神将如何改变?针对无人驾驶领域的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星河互联网汽车管理公司的合伙人王乐妍。

王乐妍,昆士兰科技大学博士,中国传媒大学学士。具有创业经验的整个产品堆栈的老手,曾担任乐视网络产品总监,负责规划乐视网络产品线,并带领团队将多条产品线从0移动到1。在担任联想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期间,他负责孵化和验证许多物联网项目。他是美国居民,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工作。

他的观点:

1。在工业互联网上创业的门槛非常高。无人驾驶汽车领域创业的门槛更高,链条也更长。百度阿波罗计划无法撼动与其主要竞争对手的竞争格局,但它无疑将推动中国无人化商业使用的全过程。

2。在门槛内戴光环的企业家需要三思。百度的开放计划降低了该领域纯技术创业的动力。由ADAS发起的纯算法团队需要面对估值回报和转向的可能性。虽小但美丽的人失去了晋升的机会。

3。阿波罗计划(Apollo program)开辟了一个广阔的无人驾驶技术平台,降低了与算法和软件相关的汽车驾驶技术领域的创业动力,但出人意料地赋予了非现场行业团队权力,让他们有机会和能力成为现场玩家。

以下是全文:

Unmanned Lv4级玩家模式

为了更好地说明百度开放式无人系统对该领域创业模式的影响,首先普及一点知识。至于自动驾驶系统,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定义。美国汽车工程师协会定义了汽车自动化的六个层次:

0:动态驾驶是由人类完成的。一些系统(如自动紧急制动系统)将帮助司机,但这一水平不能称为“自动化”。

Level 1:辅助驱动系统,可在特定条件下持续提供转向或加速和制动控制。自适应巡航控制系统被认为是这个级别。该系统可以自动控制,以确保汽车在道路上与前方车辆保持一定距离。其他工作,仍然要靠人来完成。

Level 2:它也是一个辅助驱动系统,但它提供转向、加速和制动控制。人类需要定期干预。

级别3:当系统运行时,人类驱动程序通常不需要干预,但是当系统提示需要人类接管时会干预。

级别4:高度自治。只要是有地图的地方,就可以实现全自动驾驶,无需人工干预。

第五级:只要是一个人类可以驾驶的地方,汽车就可以在没有人类驾驶员干预的情况下随时驾驶。正如艾伦马斯克所说,“可以在自动驾驶汽车上小睡一会儿。”

前0-2级都是由人驱动的。从第三级开始,他们可以被称为“司机”。目前,百度的无人驾驶系统可视为四级。下图展示了Lv4的主要玩家:

Lv4级的几大玩家

接下来,我将重点介绍百度开放无人驾驶对这些群体的影响。

“系统攻击”不适用于两三种类型的玩家

谷歌开源安卓系统可以被称为所有移动设备制造商的经典系统攻击。来自塞班和webO

有两个原因。首先,安卓是一个相对独立的软件系统,而无人平台的确是软硬件结合的技术矩阵。该矩阵包括感知层、决策层和执行层,每层垂直集成不同的软硬件模块。感知层就像人的眼睛和耳朵,包括雷达、红外线等。决策者就像你的大脑,在分析、处理和分析之前收集所有信息,包括芯片和算法。最后一层是执行层,它需要与汽车本身集成,以具体控制汽车的运动。

百度无人经营集团在高精度地图和算法领域积累了一定的数量,但在感知层和执行层仍然需要很多硬件制造商和主机的合作。打开一个相对封闭的软件系统的难度绝不等同于打包一个松散的技术矩阵来支持第三方的难度。

第二个原因在于开源或启用的对象。安卓的目标是移动设备制造商,这些制造商在产业布局方面极其分散,个人能力也很弱。它们是有利战略的极好目标。然而,无人驾驶技术矩阵的使能目标主要是财大气粗的汽车制造商。这个行业的资源相对集中。用两只手,你可以数出世界级的大品牌群。每个集群都在独立或与传统汽车电子供应商合作开发无人驾驶技术。

特斯拉和MobileEye、百度和宝马在自动驾驶领域合作的结束可以证明,外国主机公司不愿意将核心技术平台移交给第三方平台。然而,百度并非没有机会。与上述外国寄主植物不同,中国本土寄主植物与阿波罗有着相同的“拯救”理念。

又小又漂亮的初创公司会失去晋升机会

聚焦算法(包括识别、跟踪、检测、避障、规划等)的初创团队。)是第一个被系统地锁定的目标,特别是那些刚起步的科学家群体,他们要么是学者,要么已经离开了巨人。

百度无人驾驶在过去几年里主要在算法层面积累了优势。无论是完全开放源代码还是黑盒使能,它都将对这个子领域的初创企业产生巨大影响。阿波罗计划没有提高已经很高的门槛,但是开源的系统攻击已经驱散了纯技术初创企业的动机。这其实很容易理解,从资本到企业家,没有人会再建立手机操作系统。

无人驾驶已经完全成为一个大工厂,与小而漂亮的初创企业毫无关系。

这种冷水应该能有效地让那些估值长期畸形的无人驾驶初创公司清醒过来。不要拒绝业务转型和人才获取。也许这是最好的目的地。

提供非现场行业人员进入机会

阿波罗计划开启了无人驾驶技术平台的广义概念,降低了与算法和软件相关的汽车驾驶技术的创业动机,但意外地激励了非现场行业团队,为他们提供了成为现场参与者的机会和能力。

广泛的无人技术平台在行业中的应用需要行业团队的行业深度和资源,行业团队也需要这样一种使能机制来避免0-1的技术门槛。这一对组合将加速无人驾驶进入不同垂直行业的过程。

可以预测,最初在物流、仓储、农业、旅游等垂直行业开发无人驾驶技术的第五类项目将重新思考技术路径,成为基于阿波罗的垂直行业无人驾驶技术系统集成商,而更多的异地行业人员也可能进入这一领域,进行更加垂直和专业的应用。

尽管百度阿波罗计划为行业团队打开了大门,企业家们仍然需要面对现实。无人驾驶技术矩阵仍在发展过程中,可用性、可用性和商业之间存在巨大差距,需要弥合。

日期归档
灵石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ttavr.com.cn 技术支持:灵石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