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王石:告别个人英雄主义

2020-03-08 点击:1705

王石:告别个人英雄主义

在中国市场和国际市场都有分量。

你必须尽可能调动全部资源。

王石。摄影/本刊记者 董洁旭

王石。摄影/经济学家董

王石:我的改变才刚刚开始

经济学家/赵一伟

第一次攀登珠峰。当距离珠穆朗玛峰600多米时,王石提前耗尽了氧气。

在对讲机中,船长发出了“立即撤退”的指令,但王石没有听。受胸腔爆裂感的限制,王石艰难地爬上了珠穆朗玛峰,并在那里停留了几分钟。

在随后的疏散过程中,危险不知不觉地出现了。

在白雪皑皑的山顶上,王石慢慢地移动着,突然感到一种温暖的感觉从他的后脑勺传来,并逐渐蔓延到他的前额、脸颊和胸部.他渐渐失去了力气,感到一阵强烈的睡意。

“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只要你蹲下来闭上眼睛,你就会立刻进入天堂。”王石回忆道,但当时他心里仍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你不能蹲着睡觉,如果你蹲着,你就不能起床。”

生与死只有一个想法。

在过去68年的生活中,王石仍然有许多重要的“一对一”思想。这不仅关系到他个人的命运,也关系到企业的生存。对王石来说幸运的是,他总是选择更困难但看似正确的选项。

今年10月,王石发行了一本新书《我的改变:个人的现代化40年》。在书中,王石分享了他在2008年后在身体、人格、智力、社会角色和生死观等方面的经历和理解。

“我开始思考我自己,思考未来,思考个人和家庭的关系,甚至思考个人和社会、国家和世界的关系。”王石将出版新书的初衷介绍给《中国新闻周刊》。

在王石看来,2008年后的自我更新是进入“深水区”后的体验。

“金钱”和“权力”

2017年6月,王石正式辞去万科集团董事长一职。

王石和万科一起走过了33年。在个人和企业命运的交织中,他们塑造、影响并成为彼此的背景色。

离开万科两年后,王石的身份变得更加丰富。他同时拥有40多个社会职位。除了他的社会地位,王石本人也领导着一家名为沈倩的体育教育公司,该公司正准备商业化并建立一个大学系统。此外,王石继续他的研究,并且是世界上许多大学的访问学者。

今天,王石不仅仅是一个“商人”。

王石曾经列出了名外科医生、侦探、水手、探险家等。在他青少年时期的理想生活清单上,但是没有“商人”的选择。

在王石成长的经历中,他更熟悉“官员”而不是“商人”。

我小时候,王石第一次上小学是在北京。他的父母是办公楼里的中层干部,住在普通的筒子楼里。八岁时,全家搬到郑州,住在干部大院里。邻居和同学都和“官员”有关系。

少年时,王石阅读了《威尼斯商人》 《欧也妮葛朗台》和其他书籍,发现商人是唯利是图、心计的人,这使他非常不喜欢资本家和暴发户的形象。此外,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商人的地位并不高,因此,王石从不把商人视为自己理想的职业身份。

1983年,32岁的王石辞去公职,去了深圳经济特区发展公司,一家当时在深圳很有影响力的公司,不满足于体制中的普通生活,从鸡饲料生意做起。

"那时,我去深圳创业。在我心里,我实际上把它作为一个临时跳板,并计划在两三年后出国留学。”王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因为我不想一辈子做商人。”

然而,王石的商人生涯远远超出了他最初的期望。

赚钱、赔钱、再赚钱之后,1984年,王石拿着第一桶300万元的黄金,开办了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览中心,经营从日本进口的电器和仪器产品。后来,他还建立了服装厂、钟表厂、饮料厂和印刷厂。

1988年,在d的浪潮下

王石对此一直非常有信心。“我之所以放弃我的资产,我认为这是我自信的表现。我选择了成为一名职业经理人。我不需要通过股权来控制公司。我仍然有能力管理好它。”

“即使给我100个选择,我也会放弃100次。”王石直截了当地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也是因为我选择放弃,所以我的生活中有很多美好的经历。”

在当前的股权重组浪潮下,万科创始人放弃了自己的股份,成为了市场上的“异类”,一个由大型国有企业控制的混合所有制企业。

王石对此想得很清楚:“我赢得了自己的能力和荣誉,为我的国家赚钱。”

另一方面,王石对资本主义和暴发户形象的厌恶仍然深深植根于他的内心。

“我不想看起来像暴发户。”王石坦率地说,“在20世纪80年代,突然变富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当你有很多钱的时候,钱对你意味着什么?你对金钱的态度是什么?我选择远离盲目占有。”

30多年前,王石没有忘记持有这些股票的结果。

放弃财富,控制权力。1988年做出的选择注定了王石的最终离开。在接下来的29年里,他和万科进行了一次漫长的告别。

1999年,王石辞去万科总经理职务,成为董事会主席。他把这一决定的思想归结为“人治”和“制度”。

对万科来说,王石一直希望用现代企业制度来管理。其中,最关键的问题是“法治还是人治”。谈到创始人王石,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如何限制他的权力。“建设一个伟大的企业,必须强调制度建设,削弱人治的制约。”王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企业的制度建设和文化传承不能由强者控制。如果这个强人离开了呢?”

在万科的管理文化中,“不行贿”是王石一直倡导和坚持的底线。在外界的猜测中,这条底线之所以能够被扞卫,是因为王石有一位前岳父,他是广东省委的高级官员。

“外界有这样的看法并不奇怪,但这与事实不符。”王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果我依靠特权,为什么我只能得到郊区的土地,而且价格比别人高得多?”

王石声称他的前岳父熟悉深圳特区的背景,对他自己的生意有积极的影响。不过,他也强调,这位前岳父对自己的孩子很诚实、很严格,“与来自农村和普通家庭的企业家相比,我显然有很大优势。然而,一切都是一把双刃剑。在利用它的同时,我需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

王石在50岁前移交了他的管理权。他选择相信自己建立的系统和团队,并将精力投入到更多领域,而不是经营企业。

2017年6月,66岁的王石正式宣布从万科退休。这种逐步退出使得万科在创始人离开后能够保持稳定发展。

离开万科两年后,王石并没有回避对于亮团队的评价。“于亮和他的团队在过去两年的表现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

“我的成功在于万科不再需要我。”王石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我也希望更多的关注于亮和万科团队的其他高管。”

“不要做你想做的事”

从辞去总经理一职到正式退休,王石和万科共同面对了十年来最大的危机。

2007年底,基于市场变化的判断,万科决定将2008年的计划建筑量减少38%,并决定降低广州一处房产的价格。

12月13日之后不久,王石参加了清华大学的一项活动。一名记者问:“房地产市场有没有转折点?”王石回答说,“我同意你关于拐点理论的说法”。“

这句话一出,舆论一片哗然。“拐点理论”将万科卷入了一场风暴。

最初的暴力反应来自房地产圈,它对奶酪很被动。许多开发商诅咒王石“胡说八道”。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许多城市开发商联合起来,“孤立”万科。圈子里一些曾经很了解王石的朋友也公开指责王石。

另一层压力来自地方政府和业主。许多买了万科房子的业主冲进售楼处抗议,因为房子降价了。与此同时,在几个重点城市,政府向万科派出调查小组,检查税收和账目。

“‘拐点理论’一出来,我就感觉到了公司的生存危机。王石直言不讳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件事对我和万科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因此,我曾经认为中国没有契约精神。“王石的观点没有改变,直到他去哈佛大学上了普明教授教的课。

"中国古代的地契买卖也是契约精神。“根据王石的说法,中国和西方的区别在于保护人民的原则和同情弱者的原则。

如果这种想法融入到管理中,王石提出价格不再公开降价的可能性,而是通过各种节日和优惠政策来推广这不违背现代契约精神,也尊重中国传统文化。“

2008年对王石和万科来说是多事之年。“拐点理论”仍有余波,然后是“捐赠门”事件。

2008年5月12日,汶川发生了8级地震。当晚,万科集团总部捐赠了200万元。

两天后,一名网民在他的博客上给王石留言:“只有200万。真令人失望!万科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大大降低了!“15日凌晨,王石在博客上发表了三点意见:万科捐赠200万元是合适的;人们认为,救灾慈善活动应该成为企业的准则,应该是可持续的,而不是成为负担。据指出,普通员工的捐赠仅限于每笔10元。

王石没想到这个博客会引起轩然大波,强烈的批评、质疑和谩骂铺天盖地而来,导致了万科历史上最大的舆论危机。

2008年5月21日,仍处于舆论风暴中心的王石,参加了一个电视采访节目。没有任何暗示,主持人突然说:“王先生,你介意有机会向观众道歉吗?“王石惊呆了,但感觉到了对方的善意。随即,他避开了帖子本身的内容,说了两个字:首先,因为我的话不多,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一个帖子上,这影响了抗震救灾的能量投入。其次,这个帖子给投资者和消费者造成了困惑,给管理层和员工带来了压力,所有这些都是负面影响。为此,我无条件道歉。

"这太戏剧化了。就在一个想法之间。王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采访的前一天,拍摄王石纪录片的摄影师问了同样的问题,但他的回答是“一点也不道歉”。

在采访节目中“无条件道歉”之后,王石也在那年6月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公开道歉。

对于王石和万科来说,2008年无疑是被“拐点理论”和“捐赠门”困住的艰难一年。

“2008年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那一年开始了我生活中的许多重大变化。”王石坦率地向《中国新闻周刊》承认,年初的“拐点理论”和后来的“捐赠门”使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在这个社会中的地位。“这种情况让我第一次感到非常孤立,万科非常孤立。”

到了黑暗的时刻,王石开始重新审视自己。

此时此刻,王石开始反思自己一贯坚持的“为他人做你想做的事”的态度。“我如何才能以我认为正确的态度对待他人,并以独有的强大力量对待他人,而不引起怨恨和抱怨?”经过深思熟虑,王石开始尝试把“做你想做的,不要对别人做”作为他新的生活姿态。

“万宝之争有内幕,但没有见不得人的事”

2008年后,王石开始将精力转向别处。几次出国留学,处理繁重的课业。然而,不在一线的王石仍然是万科的灵魂。万科也在按照他设计的路线平稳前进。

平静的湖底,暗流涌动。2015年,一场关于万科命运的激烈战斗正在悄然来临。

2015年7月,宝能成为万科第一个提高牌照的公司。年底,王石在万科内部会议上表示,不欢迎宝能成为万科的最大股东。因此,

这是中国a股市场历史上最大的企业并购和反并购攻势。自始至终,万科坚持选择国有背景的大股东,坚决抵制私人背景的宝能系统。

王石没有回避谈论持有国有资产的选择。他坦言,并不是不欢迎民营企业成为股东,而是国有资产必须占据主导地位。王石认为这种坚持是企业做大做强的必要条件。

"这是由中国的国情和社会主义制度决定的."王石坦率地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如果我想成为一个有传统和影响力的企业,在中国市场和国际市场都有分量,我必须尽可能调动全部资源。这是我坚持的选择。”

当谈到政府和企业的关系时,王石在书中提到了作家高杨的《红顶商人胡雪岩》。起初,王石对自己观察和观察风景的能力以及处理世俗事务的技巧印象深刻。后来,他发现胡雪岩的行为是典型的官商勾结,军商勾结,他看不到现代企业家的精神。

“我不能走胡雪岩的路。”王石非常清楚这一点。

王石透露,在万宝之战的关键时刻,考虑了三条道路。首先,管理层为实现私有化而购买股权支付费用;其次,它被转化为外资;第三,它被转换为国有企业持有股份。

起初,管理层一致倾向于第一个计划。会上,王石问道:“你想收购万科来控制它还是发展它?”每个人都回答,“为了发展。”

王石又问:“如果我们现在买下它,万科将在未来的发展中继续扩张。你会跟着吗?你有钱吗?”这句话一出口,现场一片寂静。

“显然,如果你选择第一种选择,最终,对外资的需求仍然存在。”王石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考虑到一切,我还是选择了国有资产。”

王石对最大股东本质的坚持贯穿了万科的发展道路。另一方面,万科与其他几个大股东的关系在拉锯战期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华润一直是万科17年股权合作的坚定支持者。到目前为止,万科管理层仍然感谢华润在公司发展过程中给予的理解和支持。然而,在整个万宝争端中,捷克共和国的态度经历了多次重复,引发了各种猜测。此外,安邦和恒大扮演的角色有多种解读。

王石对此的态度总是保持沉默。

“这是我的哲学。”王石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从尊重的角度来看,双方都在场,谈论这件事是不合适的。即使客户走了,我也不会谈这个。我宁愿把它拿到棺材里。”

“万宝争端有内幕,但没有掩盖真相。”王石强调,“大家的共识是,万科是一个非常好的企业,有值得继承的企业文化”。

2017年6月,深铁进入万科董事会的当天,王石正式告别万科电力中心。今年,王石66岁,比他70岁的退休计划提前了4年。

“万宝纠纷是对万科团队和万科文化的挑战,整个万科团队都在共同应对。”回顾那一年,王石坦率地说:“许多人认为‘宝藏之战’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时刻。但对我自己来说,在1983年我来到深圳后,很难不对这个行业感到难过。对灵魂的影响不会比2008年更大。”

告别个人英雄主义

王石曾经把一个人的一生比作一颗子弹:轨迹是抛物线。不管初始速度有多快,地球引力释放了多少能量,它最终都会回到地球。

"我的生活达到了抛物线的最高点,现在正在下降。"王石并没有回避为应对年龄增长而做出的改变:当他55岁的时候,他停止了饮酒;当他63岁的时候,他开始停止吃糖。"现在我选择了一种温和而理性的生活."

正式告别万科后,王石开始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商业运营以外的领域。参观世界着名的学校,探索

王石声称,回顾他一生中的一个重要选择,一条清晰的现代化线索贯穿其中。在这样的选择下,一方面,他成功了;另一方面,它不断面临着与中国传统价值观的激烈冲突。因此,如何重新理解中国传统,从传统到现代的重新审视,成为我近年来最关心的问题王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2017年9月,王石向以色列希伯来大学报到。三个月后,他发现所有被称为“中东哈佛”的大学在阿拉伯文化和伊斯兰教方面都非常强大,所以他决定致力于在这里学习,并取消了计划中的下一站伊斯坦布尔大学。

根据王石目前的计划,他明年将继续在以色列学习,并准备明年改变国家,考虑印度、日本或土耳其中的一个。“我们还没有决定去哪一个。我们可以通过抽签来决定。”

“我曾经把我的三年学习计划延长到十年,但我没想到现在是八年。”王石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但是我确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我第一次登上珠穆朗玛峰时,我感受到了鲜花和掌声,感受到了对“捐赠门”的谴责,感受到了我在学习中思想的重塑。王石声称,在这些经历中,他完成了告别个人英雄主义的过程。

今天的王石仍然是一名企业家。

出于对赛艇的热爱,王石成立了深潜运动健康(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潜”),从事赛艇、帆船等运动。现在估价已经超过了5亿元。此外,王石还在深圳成立了一家风险投资公司,大举投资乙肝治疗药物。

“这是我职业生涯的第三阶段。”王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过去两年的创业中,他觉得自己回到了20世纪80年代,并在创业初期找到了激情。“我的改变才刚刚开始。生活充满了起起落落。我现在最珍惜的是我没有经历过的老年。”

灵石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ttavr.com.cn 技术支持:灵石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