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国外病例数反超国内!新冠病毒会和人类长期共存吗?

2020-03-26 点击:562

上周,几名意大利明星被诊断出患有新的冠状肺炎,意大利被停赛。3月10日,意大利宣布取消4月前的所有体育赛事,并封锁边境。3月11日,NBA球星也被诊断出患有新的皇冠病毒。NBA立即宣布暂停。除了明星,我们熟悉的阿甘正传演员汤姆汉克斯和其他明星也受到了新皇冠病毒的侵袭。

此外,各国的政治圈也没有逃脱新皇冠病毒的魔掌.两位伊朗副总统、英国卫生部长、法国文化部长、加拿大第一夫人和西班牙首相夫人也被诊断出患有新的冠状病毒。

截至北京时间2020年3月16日7: 00,过去一天国外新发冠状动脉肺炎病例数已超过国内病例数,累计确诊病例数。

新皇冠病毒会与人类长期共存吗?

新皇冠肺炎在武汉的局部爆发仅3个月,它已经引起了全球性的流行。人们不禁担心这种新的冠状病毒是否会潜伏很长时间,将来会像流感病毒一样不规则地爆发。

在此之前,清华大学医学院院长、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院长、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史等专家表示,这种新的冠状病毒可能潜伏在人体内很长时间,并长期共存。

但是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副教授高山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他认为新的冠状病毒毒性很强,很难与人类长期共存。

科学家解码和分类冠状病毒家族

目前,人们已经发现了七种可以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高山等人对1200多种β冠状病毒的基因组进行了初步研究,发现冠状病毒核糖核酸上的“第一位点”(即“5’非翻译区”内的“核糖体进入位点”)是影响病毒毒力的关键因素,病毒根据“条形码”(即“第一位点的特殊序列”)可分为四类,第一类包括蝙蝠中的MERS病毒和HKU4病毒等。具有最强的毒性;第二类包括仅次于第一类的非典病毒和新冠状病毒。第三类包括毒性较低的人类冠状病毒,如OC43和HKU1。第四类包括前三种以外的冠状病毒。

其中,上述MERS病毒、非典病毒和新冠状病毒对人类影响很大。

让我们先回顾一下这三种冠状病毒对人类的影响。

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MERS-CoV)于2012年9月在沙特阿拉伯首次发现,并于2015年5月在韩国爆发。据统计,到2017年,世界已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了2100多个MERS病例,其中至少有730人死亡。

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病毒,俗称“非典”,于2002年在广东爆发。2002-2003年,非典在全球范围内造成了8000多人感染,导致770多人死亡。

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于2019年12月在武汉爆发,导致全球超过165,000人感染,而国外病例数量仍在增加,导致全球大流行。

什么因素会影响病毒的长期存在?

与其他冠状病毒相比,这种新的冠状病毒是如何实现大流行的?什么因素决定了病毒的长期存在?让我们讨论一下。

毒性和传染性?

一些学者说病毒的目的不是杀死宿主,而是复制自身。如果宿主被迅速杀死,病毒就无法繁殖和一代一代地进化.因此,这种病毒毒性太强,实际上不符合病毒的初衷。

高山指出第一类和第二类已知病毒和宿主种类较少,可能是因为毒力太强,不能与宿主长期共存而灭绝。然而,第三种类型的病毒相对较弱,在长期进化后可能在宿主体内存在很长时间。

新关病毒比非典病毒更具传染性,表现在潜伏期更长,症状更轻,更有利于病毒传播,新关肺炎死亡率更低。

尽管根据高山的说法,非典病毒和新莞病毒属于第二类。从目前的数据来看,新的冠状病毒的传染性高于新的冠状病毒

2019年的今天,nCoV是一种单链RNA病毒。单链核糖核酸病毒的特点是具有极强的突变性能,因为双链病毒也可以有两条互补的链,可以相互检查,所以相对来说很难发生突变。

但是高山还说“条形码”序列是保守的,不容易变异,所以即使新的冠状病毒变异,也不太可能进化成第三种病毒。

未知的自然宿主?

无论是非典病毒,还是2019年流行性感冒病毒,它们实际上都是首先在蝙蝠身上发现的。别忘了,埃博拉病毒最早是在蝙蝠身上发现的.

此外,最近的研究发现穿山甲鳞片中存在与新冠状病毒高度相似的冠状病毒。高山提到,尽管穿山甲不一定是新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但仍有必要对潜伏在其他野生动物中的“新对手”保持高度警惕。有必要加强对携带危险病毒的穿山甲等野生动物的研究和监测。

事实上,蝙蝠的生活环境与人类有很大的不同,蝙蝠就像人类一样,尽力告诉每个人:我不是可以吃的东西。然而,有些人不得不吃蝙蝠。许多病毒在蝙蝠中可能没有那么高的死亡率,死亡率只在人类中增加。

但为什么它们会出现在人类中?这是因为人类破坏了一些自然法则。

人类对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如滥砍滥伐、采矿、食用野生动物等。实际上是入侵了原本属于野生动物的领地,而这些病毒已经由此感染了人类。

人类应该如何与病毒和谐相处?

从人类的角度来看,这些病毒微生物是可怕的,甚至是致命的。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它们在自然界中存在的重要意义可能是为了平衡生态,但它们只是被错误地释放给人类。

科学家说事实上这些微生物已经在地球上存在了34亿年。它们几乎分布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但是当人类看不到它们的时候,他们经常忽略它们的存在。今天的现代人(从农业社会算起)只存在了一万年。在成千上万的生命中,人类只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小群体。

论辈分,谁应该更尊重谁的栖息地?这值得我们反思。

人类行为不仅需要考虑人类伦理,还需要考虑整个动物王国和整个生态的伦理。充分尊重自然的生命,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和谐地与自然相处。

-

灵石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ttavr.com.cn 技术支持:灵石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