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后,这位开国中将暴得大名,他却说:那个人不是我


1939年秋,江南抗日志愿军主力(以下简称“姜康”)在西进途中遭到国民党军队的袭击。

时任“姜康”政治部主任的刘飞,率领“姜康”一号二线部队沿山北侧发起突袭,向敌人发起反攻。

刘飞对自己的人身安全毫无顾忌。他向前冲去,在半山腰被敌人的流弹击中。突然,血从刘飞的左胸涌出。

保安何冲上去查看他的伤势,想尽一切办法给他包扎伤口。

刘飞没有表现出恐惧。他平静地问何,“我背上有血吗?”

何付鹏快速的看了看刘飞的后背,摇了摇头回答道:“没有。”刘飞摸了摸他的后背,但是没有血迹。他把他推开,又拿起枪,说:“他背上没有血,但他没有打穿!如果你不穿,你会没事的。继续走!”

在刘飞英雄精神的鼓舞下,战友们高呼口号,向敌人冲去。然而,由于失血过多,刘飞中途晕倒了。

战斗胜利后,失去知觉的刘飞被送往阳澄湖附近的新四军后方医院接受治疗。

这是一家医院,但是条件很简单。这只是一艘漂浮在阳澄湖上的小木船。甚至病床和手术台也只是临时用村民的门板搭建的。

此时,刘飞的伤势不容乐观。子弹进入了他的肺尖,每当他咳嗽时,就会咳出血来。

鉴于当时的医疗条件,不可能为刘飞进行精确的核弹头移除操作。医生除了通知他们的同志处理他们的事情外,什么也做不了。

然而,刘飞顽强的生命力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只有用纱布、棉絮、碘、红药水和其他药物,他才熬过了最危险的阶段。一周后,他的伤口开始愈合,甚至没有任何炎症症状。我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医学奇迹!

和刘飞都在“后方医院”养伤,还有36人受伤。刘飞是地位最高的一个。因此,在康复期,他有责任承担起领导的重要责任。

(照片:右边的刘飞)

刘飞经常和伤员交谈,鼓励他们坚强起来,展示“18棵松树”的精神来战胜伤病。他还主动与地方武装接触,努力重建“江南抗日志愿军”。

躲在芦苇丛中的日子并不平静。日本和伪军经常来扫荡。幸运的是,一些善良勇敢的“沙奶奶”和“阿青嫂”等人机智地与敌人斡旋,使他们一个个度过了难关。

几个月后,当刘飞和其他人从伤病中恢复过来时,新的“姜康”军队重组了,共有5000多人。与刘飞共同康复的36名伤员也成为了新军队的骨干。

解放战争期间,这支部队改组为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第二师,以刘飞为首。

后来,当记者崔采访刘飞的时候,他得知第二师是由36名受伤的士兵发展而来的。他感到震惊,觉得有必要把它改编成文学作品。因此,他以此为素材,创作了《血染着的名字》。

1957年,《血染着的名字》被上海上海剧团改编成沪剧《碧水红旗》。20世纪60年代,这出经典剧目被主席本人改名为《沙家浜》。一旦演出,它在全国引起轰动。英雄郭建光成了众人敬仰的模范英雄。

然而,刘飞对那一年的经历非常低调。他常说:“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任何时候都不要摆架子,要让自己出名。”

每当有人说他是郭建光的原型,刘飞都会谦虚地否认,解释说:“我不是郭建光,我是姜康所有优秀战士的缩影,不是一个人。”

1955年,当我们的军队被授予中将军衔时,刘飞被授予三枚一级勋章。

1984年10月24日,刘飞将军在南京去世。他的妻子朱唯一的要求就是取出射入左胸的子弹。

手术后,朱终于得到了的子弹。她含泪对她的孩子们说:“这是我父亲留给你们的遗产。你必须记住,新中国来之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