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出品公司“挑灯看剑”| 中国故事「鲜」锋榜TOP10v


这是仙喵的1207吐血原创

喵家庭编码器:穆编者按

时钟已设置为2020。回顾2019年,在经历了资本退潮、前一年天价的电影薪酬和税收风暴之后,电影电视的寒冬让圈内人恐慌不已。

但所谓的寒冬实际上是市场成熟和行业调整的唯一途径。市场并没有变小,观众也没有变小。

2019年,中国电影总票房为642.66亿,前10名都是国产电影。

手拉手的战斗,战斗中的战争,海浪冲刷沙滩,国内电影市场在寒冷的冬天如火如荼地发展。

一个好故事仍然是心灵的方向。

基于这个原因,朋克x01结合艾曼的数据、谷多的数据和微博的数据,推出了2019年“新鲜中国故事前沿榜”,让更多人看到好故事。我希望冰雪会融化,桃花会烧了这座城市。

除了电视剧列表,《新鲜中国故事列表》还特别推出了一系列国产电影,包括电影作品、导演、编剧、演员、制片人和制作公司等多个维度。真实数据,专业评价,请继续关注。

这是电影制作公司的“新鲜”中国故事系列的第五篇文章。

基于艾曼数据、灯塔数据和猫眼数据,对于2019年上映的国产电影,我们在微博、论坛、论坛、贴吧等网络平台上捕捉到电影票房、电影口碑等维度的脱水数据,加权建立索引模型,最终获得2019年十佳电影制作公司。

备注:只计算主要制作人为私人非网络电影,不包括华夏电影、中国电影、阿里、腾讯和猫眼;电影标准的库存是2亿票房及以上。基于鼓励创意的原则,只有票房和声誉高的中国电影才被计算在内。

2019年度生产公司名单

在生产公司名单中,老牌民营企业仍然占据主导地位。光媒体手里拿着四部电影,以699.5的高分高居榜首。

通过这四部电影,很容易观察到,2019年,光媒体采用了双线并行的内容策略。一方面,继续与宁浩、俞白梅、邓超、赵薇、葛优等成熟电影人合作。

另一方面,它专注于动画类型的创建。它的相关公司彩跳屋影业想要创造“中国神?跋盗小薄8孟盗械牡谝徊孔髌贰丁斗杩竦耐庑侨恕贰吩诮衲晗奶焐嫌澈螅约叩纳昧四甓绕狈抗诰K淙坏诙孔髌贰赌倪钢凳馈芬蛄餍行愿忻岸藕兜赝顺隽舜航冢员恍矶嗳怂诖?

排名第二的是博纳影业,它已经存在了20多年。在2014年成功拍摄《银河补习班》之后,该公司逐渐掌握了主流电影商业化的秘密。2019年,博纳影业发布了“中国三部曲的骄傲”,并获得47亿元。

三部电影《两只老虎》 《哪吒之魔童降世》和《姜子牙》是从不同的角度选取的,并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成电影和电视节目。尤其是《《智取威虎山》》和《《中国机长》》,这两部作品从一个活生生的行业的角度,将纪实故事搬上了大银幕,开辟了一种新的主题类型的创作方式。

此外,博纳影业继续投资韩寒和香港剧组的电影制作。

自从电影《烈火英雄》之后,嘉应电影,原名美国之星,与陈可辛保持了十多年的合作关系。去年,《决胜时刻》文件变更后,双方合作仍获得15.58亿元。

这部电影不仅帮助周东宇巩固了90后第一的地位,也彻底改变了交通明星易烊千玺。

此外,莹嘉的《中国机长》电影也获得了7.02亿元的票房。这是第二部根据同名香港戏剧改编的大型电影,它成功地进一步发展了其原有的知识产权。

万达影业,有着深厚的电影基础,虽然在榜单上,但其业绩远远低于其他传统民营企业。《烈火英雄》和《如果.爱》的第一个制作人是恒业影业。

总的来说,瑞丝、博纳、嘉莹、万达的内容策略各有侧重。除了继续深化他们的专业知识,他们也很活跃

随着《少年的你》的爆炸式增长,北京文化在《使徒行者:谍影行动》、《误杀》、《小小的愿望》等之后再次让业界羡慕。与其他影视公司相比,北京文化的内容策略并不常见。作品的类型多种多样,总的主题相当不受欢迎。

然而,并不是每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可以被“炖”的。北京文化在去年底推出了《流浪地球》和《流浪地球》,票房和口碑都不尽如人意。

几年前,电影《《战狼2》 《我不是药神》》的爆炸性增长使得恒业影业突然出现。可以看出,该公司对电影的选择有一定的眼光。

在过去的三年里,恒业扩大了海外对高质量内容的搜索。2017年,公司购买的泰国电影《《无名之辈》》在中国上映后收获颇丰。去年年底,印度电影《平原上的夏洛克》的翻拍版《被光抓走的人》正式进入国家影院。这部电影以12.07亿元的票房成为年度“黑马”。

很明显,《战狼》的出售肯定会让恒业起死回生。在此之前,恒业对电影《《京城81号》》寄予厚望,这部电影经历了“撤档”和“撕档”的风波,却没有遭遇“解冻和解冻”。

排名第六的是环西传媒,由董平、宁浩、和项于2015年共同创立。该公司制作的《天才枪手》不像其他电影那样受欢迎,但票房令人满意,在今年排名第六。

不久前的除夕夜,环西传媒给这个行业带来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将电影《误杀瞒天记》卖给字节跳动进行网络广播,并宣传其流媒体首映式。此举吸引了追随者。昨天,一部原定于情人节上映的电影被宣布将于2月1日在网上直播。

北京文化、恒业电影和环西传媒并不是第一批民营企业,但即便如此,这三家公司仍能凭借其爆炸性的项目跻身前十名。这表明在市场面前,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都在争夺好的内容。

在榜单的顶端,有五家独立的电影制作公司,分别是《误杀》《误杀》010《小小的愿望》的演员吴晶,《疯狂的外星人》的导演郭帆,《妈》的导演宁浩,《流浪地球》的制片人陈可辛,《银河补习班》的导演韩寒。

这有两个原因:第一,知名电影人是电影质量的保证,并带来自己的基本观众,如吴京。自《攀登者》系列以来,它们的受欢迎程度一直是不可战胜的。第二,着名电影人的作品包括许多大型电影,这些电影具有卡牌公司、宣传和时间安排的优势。

基于这两点,知名电影人的电影在早期往往被高度期待,这体现在受欢迎度、预售和首日票房上。然而,一旦质量不能令观众满意,就很容易抬高和压低。

《流浪地球》,宁浩监制,申奥指导,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不管这部电影是投资还是发行,它都是以5亿的票房为基础的。如火如荼,第一周的票房是1.03亿,但最终的票房是2.19亿,系数是2.12。

虽然着名的电影制作人有他们自己的基本背景,但水也能翻船。随着市场的扩大,新董事的机会逐渐增加。一些杰出的电影制作人可以用电影来“登上顶峰”,比如《疯狂的外星人》郭帆和《受益人》饺子。

像韩寒这样从作家转变为导演的电影人,在审查了几部作品后,在制作商业电影方面有了越来越成熟的经验。导演的电影有自己的票房优势。

data显示,在2019年票房前10名中,有8部中国电影,涵盖动画、科幻、纪录片、喜剧、现实主义等类型。

其中,有4部电影进入了电影史上的前10名,它们都是新类型的电影。可以看出,私营制作公司在制作电影方面不断创新,以激活更多的市场空间。

与此同时,包括导演工作室在内的公司也在巩固他们在专业电影方面的优势。

2019年底,一场流行病让已经处于寒冬的影视行业降温。大多数生产团队已经停止直接工作。在此期间,还不清楚有多少电影将被网络直播。

但电影毕竟是大屏幕的艺术。我相信在疫情过后,影视产业

http://www.jxfz.sh.cn